KA女子战队:女孩子也有电竞梦想

上海大宁音乐广场的Alienware专卖店,一群小姑娘正聚精会神地坐在在6V6的电脑前,右手握着鼠标快速地移动,左手灵活地按着键盘,戴着耳机激动地喊着,“源氏死了,快推过去”。

她们正在打《守望先锋》比赛,这是一个小型的高校类电竞比赛。这么一个电竞类的比赛,为何会有这么多的女孩子?走近一看,我发现她们整齐划一地穿着KA战队的外套。

之前我曾在“人皇”SKY的创业公司钛度科技的发布会上见到过KA的成员。据我了解,钛度是KA战队的赞助商。“这群妹子既有颜值,又有实力,和我们钛度的精神‘有态度’很是契合。”一位钛度员工告诉我,“其实她们和我们一样,都在为电竞梦想而努力。”

现在国内的电子竞技战队大多以男性成员为主,主要的赛事也都是只有男性玩家上场,从来不曾见过女子的出现。唯一一个在LCS上出现的美丽身影Remilia,也只是拥有着女性特征的变性人而已。

虽说拳头和暴雪方面已经明确表示男女平等,欢迎任何女选手上场打比赛,但是女孩子在电竞方面确实比男生差很多,她们似乎没有足够的能力去对抗男孩子。因此,现在国内女子电竞这一块是非常薄弱的。

就在这样的环境下,我却在这家电脑店里,看到了一群正在游戏里激烈奋战的女孩子们。女孩子的水平不是远远不如男孩子吗?为什么还会有战队呢?怎么比赛呢?我很是不解。正好,她们的老板也在旁边,我便拉着他在不远处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和他聊了聊。

KA美女电竞俱乐部是于2015年底成立的专业女子电竞俱乐部,有着LOL分部和刚刚组建不久的OW分部。KA有着60多名电竞选手以及200多名合作coser,且电竞选手线万,旗下选手自媒体覆盖人数超过1000万。2016年底上海最大电竞中心体验馆即将盛大开幕。

KA不单单是只有战队,而是有着自己独立创作的漫画,直播平台,综艺节目以及大型商业表演等泛娱乐化的俱乐部。KA自己出的漫画《电竞少女》上线两个月已经突破百万的阅读量,以这个漫画为基础,年底会开拍《电竞少女》的微剧,届时KA女子战队的成员将会在里面出演部分角色。

KA女子战队分为两个队伍,颜值队和职业队,就如同她们的名字,Killer Angel,有杀戮的一面,也有天使的一面。颜值队的要求就是要长得漂亮,直播的时候会说话会互动,以此来吸引粉丝。她们主要的任务就是推广她们自己,作为女子职业选手,通过参加一些商业化的活动,来提高女子战队的知名度。职业队便是职业打游戏的,实力永远排在第一位。

“其实我们给KA这个俱乐部的定义,就是电竞文化内容的出产商。通过动漫、微剧等方式达到一个文化传播的效果。”KA女子战队的老板沈梅峰说道,“我们希望让更多的人能够接受并且正视这个行业,这才是我们建立女子战队的真正意义。”

“我和我的合伙人建立KA女子战队的目的,其实不只是为了弄一个电竞俱乐部,而是想要把电竞文化,通过泛娱乐化的方式,推广出去。”沈梅峰表示,现在社会还是对着电子竞技有着极大的偏见,在大多数人心中,电子竞技仍是不学无术的代表。KA希望通过文化传播的方式,能够让电子竞技为更多人所接受,不再对电子竞技存在偏见。

只有男孩子有电竞梦想吗?错,女孩子也有。据记者了解,截止今年一月,全国共有五十余支女子电竞职业战队,业余战队的数量则达到了150家。

“我当初真的真的是因为非常热爱电竞,所以才选择打职业。”前KING女队成员、现KA女子战队的经理妮妮告诉我,“当时家里不让我出去打比赛,我就翻窗出去了。”

与大多数人不同,妮妮对游戏的热爱源于她的父亲。在她十几岁的时候,她经常在写完作业后,站在父亲身后看他玩《魂斗罗》、《帝国时代》和《红色警戒》。不过她父亲大概也是从没想到,女儿在自己的言传身教下也迷上了游戏。毕竟在那个没有直播的年代,玩游戏的女生就像大熊猫一样珍稀。

妮妮的游戏生涯迄今已经有十余年了,她将前五年献给了WoW,余下的岁月则与《英雄联盟》一起度过。在学生时代,父母本能地反对她打游戏。在开机密码和各种训斥已经无法阻挡她的时候,她向父母保证,自己不会因为玩游戏影响学业,一定能考上大学。之后她凭借着艺术特长将高考变成了一件毫无悬念的事情,也正式开启了自己追梦的旅程。

当时SKY李晓峰代表中国战队在两届WCG上豪取了金牌,打破了中国战队在国际赛事上零冠的记录。妮妮在游戏之余听说了他的励志故事,为梦想不拿工资,披星戴月地训练,即使奖金微薄还不足以抵扣路费。这给了她一些触动,当“星辰”(编著:WoW中的知名公会)向她发来邀请时,她非常惊讶,“我当时很兴奋,没想到自己游戏竟然打得那么好,就好像申花替补接到皇家马德里的邀请那样不可思议。”

妮妮在2013年进入NEOTV工作,也正式进入了“电竞圈”。同年八月 8 月她参加了网鱼网咖主办的“网鱼第三届电子竞技场“,这是她以女队身份参加的第一个比赛。在两年前,她参加线下比赛是与四个男生一起组队的。

本来以为只是随便打打,结果却出乎了妮妮的意料。她和她的队友们一路挺进了决赛并且拿到了全国第二的好成绩。妮妮开始对她的游戏水平产生了自信,大学毕业后,本就对电竞充满热情的她,瞒着父母毅然决然地开始打半职业。

半职业意味着除了电竞外,妮妮还需要兼顾自己的工作,非常辛苦,“当时我白天要上班,只有晚上有时间练习,为了将我的技术练到更好,不拖累队友,我那时候每天只睡三小时。”妮妮说道。

渐渐地妮妮发现自己最大的热爱还是在于电竞,于是她下定决心辞职,加入了KING的女子战队,正式开始了职业生涯。退出了KING之后,她来到了现在的KA,担任LOL一队的队长。

对于电竞职业选手来说,27岁的她年龄偏大,手速和反应速度已经大不如前。常年打AD位置令妮妮的右手负担太重,刺骨的疼痛感令她无法再继续打职业。

最终,她选择了退居幕后。多年来的努力,最终换来的却是不为人所知的成绩。一个女孩子将她的青春年华,全部贡献给了电竞,是否太不值得了呢?

“SKY拿到冠军之后仍然为电竞事业奋斗了那么多年,我打职业也就几年,有什么好遗憾的?”妮妮笑着和我说道。“路还很长呢。”

KA并不是第一个也不是唯一一个女子战队,到现在为止,全中国大概有一百二十多支电竞女子战队。期间,有很多的战队因经营不善,入不敷出,最终导致解散。

“她们找不到更好的盈利点,所以无法存活。”沈梅峰告诉我,“女子战队一般一年下来没有几场比赛可以打,所以没有什么成绩,赞助什么的也就不可能有。”这就是现在国内女子电竞面临的最大问题,没有相应的专属于女子的电竞赛事。俱乐部花费大量的财力去培养女选手,到头来却没有几场比赛可以打,没有像LSPL,LPL一样可以证明队伍实力的大型比赛,奖金和赞助当然也无法得到。

“唯一挣钱的方式就是去直播,但直播又会让选手们懈怠。”沈梅峰摇了摇头,很是无奈地说道,“直播明明可以直接赚到大量的钱,那她们会觉得,为什么还要去辛苦地训练?”

说到底,没有相应的赛事,就是问题的根本所在。“女孩子在电竞方面上不如男孩子,所以不需要女子赛事的这种想法,我是非常不认同的。”沈梅峰和我说,“中国女排比男排好吧?女足比男足好吧?女孩子本身也打不过踢不过男孩子,那为什么要有女子比赛?”原因便是传统体育项目的赛事已经非常的规范化,男的和男的比,女的和女的比,并不存在互相矛盾的情况。电子竞技同样作为一项体育运动,女子赛事也因当发展起来。

“所以我们希望能够把大家集结在一起,成立一个类似于联盟的组织。”沈梅峰告诉我。之前国内的战队都是东一个西一个,各玩各的,没有专门的组织部门去管理他们,也没有相应的规章制度。队员的收入得不到保障,队伍的任何资料也没有任何备案。没有相应的选拔制度,就会出现莫名其妙代表国家出战的情况。

最近《守望先锋》的世界杯正在如火如荼地展开,代表中国队出战的就是来自IG俱乐部的4名队员和snake的2名队员。当我听到中国队队员组成时,我便向朋友问出了我的疑问,“为什么是IG这个俱乐部的队员代表中国队?他们最厉害吗?”

我朋友当时是这么回答我的:“你前面一个问题我无法回答你,但是我知道他们不能算是最厉害的。”为什么会这样?就是因为没有相应的管理性组织,或者说是权威性的选拔类比赛,谁去代表中国队,都可以。

如果说有了这么一个组织,去管理监督这些战队,电子竞技整个行业是不是会往更好的方向上面发展了呢?KA的老板有梦想也有信心,带领这群有电竞梦想的女生,与其他女子战队一起,共同打造属于女生们的电竞未来!

上周日,KA女队OW分部获得CEC中国电子竞技嘉年华ow战姬上海赛区冠军;KA女队LOL分部获得京东妹子杯上海赛区冠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