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考中传“电竞”专业?除了艺考文化课成绩还要过一本线

6月18日下午一点半,尹梓丰打开了腾讯会议,同时在线位同学。这节课名为游戏产业与游戏文化,老师邀请了来自索尼中国的高管为他们讲课。这堂课结束后,他们大三学期的所有课程就全部结束了。

同一时间,远在河北的洪天阔的电脑屏幕上,也显示着会议页面,即将本科毕业的他是作为系里的学生代表来参会的。受疫情影响,毕业仪式在线上进行,他要帮同学们处理材料提交、毕业展出等各方面的问题。

洪天阔和尹梓丰都来自中国传媒大学,分别是艺术与科技(数字娱乐方向)专业的2018级、2019级学生。

开设仅五年,总是被简称为“电竞”专业,中传的艺术与科技(数字娱乐方向)专业一直备受关注。每年招生季和毕业季,相关话题总能引发讨论。什么样的学生适合报考这个专业、上课都在学什么、未来就业前景如何……大众关注的问题离不开这几个。对此,洪天阔和尹梓丰分享了他们的报考、学习以及实习等经历,站在“风暴”中心,他们有话想说。

2017年的夏天,洪天阔步入了高三。经过深思熟虑,他决定要走艺考这条路。从正式开始准备到考试,艺考的课程他只学了两三个月。

在艺考机构老师的建议下,他填报了中传的艺术与科技(数字娱乐方向)专业。选择这个专业主要考虑到两点:一是他本身对电竞行业有所了解,平时也偶尔看看比赛,打两局游戏。二是他觉得刚开设第二年的新专业,竞争可能相对不会太激烈。

2018年初,洪天阔从老家河北来到北京,参加了中传的校考。面试环节,他和考官相聊甚欢,探讨了游戏“氪金”等话题。不出意外,他顺利拿到了专业合格证。半年后的文化课考试也没给他拖后腿,洪天阔以超出河北省理科一本线分的成绩顺利进入了中传。

来自湖南的尹梓丰也是理科生,2019年参加高考的他拿到了603分的成绩。凭借这个分数,他完全有机会进入排名更靠前的学校以及更热门的专业学习。因为对传媒艺术和电竞游戏的喜欢,他还是义无反顾选择了中传的艺术与科技(数字娱乐方向)专业。

作为国内首个电竞相关本科专业,中传的艺术与科技(数字娱乐方向)专业一直备受关注。社交媒体上,对于以其为代表的电竞专业的讨论一直不断,有时尹梓丰也会发表一些评论。很多高中生、学生家长顺藤摸瓜找到了他,向他咨询一些专业报考的问题。

只要有时间,尹梓丰一般都会回复几句。通常,他会首先告诉对方,高考文化课的成绩至少要超过省一本线,这直接决定了有没有考上的希望。其次,还是要考虑清楚是不是真的喜欢、热爱这个行业。

面对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尹梓丰还可以有选择地回答,自动忽略一些他觉得有些离谱的问题。相比之下,洪天阔就没那么“幸运”了。很多学生家长会通过亲戚朋友或者他之前所在的艺考机构找到他。

“我们孩子今年上高中,现在也不好好学习,天天就只想打游戏,是不是应该考你们专业?”

这种带有明显偏见的问题,洪天阔遇到过不止一次,让他感觉哭笑不得,“你就得去和他们介绍这个专业,并不是说游戏打得好就怎么样,上课也不是打游戏,反正每次都解释一大堆。”

刚入校,学校给每位新生准备了一本“通关秘籍”,里面包含了关于学分的具体要求。学校还十分贴心地附上了案例,详细解读缺勤、旷课、学分不够等分别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提醒大家提前做好准备。

尹梓丰介绍,公共课又分为限选课、公选课、核心课等多个类别。“比较复杂,每年入学的新生也要花挺长一段时间去阅读手册,了解学分体系的。”因为是新开设的专业,课程设置一直处于动态调整中。比如,尹梓丰上大一的时候,还需要学习高数,到了他们下一届的2020级,这门课程就被取消了。

为了能在大三大四留出更多时间实习、做毕业设计,尹梓丰选择在前两个学年“能选尽选”。最忙的时候,他一周六天都是满课。

毕竟,专业课的内容也不少。除了游戏设计相关的游戏概论、经典游戏分析、游戏创作、游戏关卡设计与制作,还有电竞相关的赛事策划、赛事管理、赛事导播、游戏评论与解说,甚至还有游戏引擎原理开发及应用这种程序设计方向的课程。

刚开始,面对五花八门的专业课,尹梓丰也有过疑惑,为什么不能把游戏和电竞两个方向做分割?经历了一段时间的适应期,专业的概念才逐渐在他的脑海里变得清晰。“因为这个专业是希望让我们成为能了解游戏上下游整个产业链的综合性人才,所以各方面的学习都是必要的。”

师哥洪天阔对此有着更深的理解:“我们算是策划类专业,在游戏设计过程中,策划人员往往占的比重会稍微大一点。作为这样一个角色,不可能在对程序、美术完全不了解的情况下,凭空去提想法,这是不切实际的。我们需要对创作过程的每个部分都有所了解,有一定认知。”

为了让学生真正接触行业内容,学校也会不定期邀请游戏、电竞行业内的大咖们来讲课。在洪天阔的印象中,他就曾经听过来自VSPN、网易雷火等多家企业高管主讲的课程。

引进来,也走出去。每年的小学期,学校会安排学生们到完美世界、新浪等大厂参观、实习。

专业课程很少以试卷形式来结课,这是艺术与科技(数字娱乐方向)专业的另一大特点。尹梓丰回忆,相当一部分课程是论文结课,剩下的就是作品结课,学生用半个学期或一个学期的时间创作一个完整的作品。

“课程结课之后会做一个结课展,根据学院的安排,应该在每个学期开学的时候,也对上个学期本学院各个专业的课程作品、产出进行汇总,做集中展示。”尹梓丰说。

大学四年,洪天阔经历过不少实习。大一暑假,他在学校安排下,进入一家电竞文化传媒公司工作。因为专业知识还不丰富,他没能接触到特别核心的电竞部分。那时,他主要帮俱乐部旗下的选手拍摄、制作短视频。

大三下学期,通过师姐引荐,他参与FPX电子竞技俱乐部的校园推广工作,帮助队伍组织赛时的线下活动以及线上应援。后来,因为没时间,他又将这份工作推荐给了师弟师妹。

比起电竞,洪天阔个人更钟情游戏创作。大二的时候,他和同学做了一款名叫“邂逅光明”的RPG(角色扮演)游戏,并通过“青睐之光”上架了Steam平台。平时,他也经常参加北京的一些Game Jam(游戏设计相关)比赛。去年,洪天阔和老师共同组织策划了一场BIGC Game Jam2021(北京国际游戏创新大会创作大赛)。

跟洪天阔不一样,尹梓丰更偏向电竞方向。大一的国庆节假期,他和室友组队参加了校内组织的英雄联盟比赛,成功晋级四强。不算多的奖金,被他们用来缴了网费。

随着专业学习的推进,他很少再以选手身份参赛,更多是承担起了策划、执行这样的幕后工作。在学院主办、承办的很多电竞赛事中,都能看到尹梓丰忙碌的身影。

最让他引以为傲的是两届北京(国际)大学生电竞节的成功举办。两年中,尹梓丰跟着老师参与了赛事策划、项目审批、现场执行以及新闻通稿撰写等多个环节,眼看着这项原本只计划面向中传学子的校级比赛,一步步成为了全国性的赛事。

一项电竞赛事活动,从概念雏形到圆满完赛,要经历什么过程,会遇到哪些难题和波折,又该如何解决。随着实际操作中一个个问题的提出,尹梓丰做了很多思考,也得到了很多收获。对于即将到来的第三届电竞节,他充满期待,表示自己大概率不会缺席,还将继续从事幕后的工作。

虽然专业理论学习和实践的时间还不算长,但两人或多或少都有了些“职业病”。看电竞比赛时,除了普通玩家关注的选手操作、比分,他们也会关注赛事导播视角如何切换,有没有做出精彩画面,甚至广告的植入和播放如何安排。

除此之外,尹梓丰还很关注电竞周边的制作,诸如每个赛季的宣传片用了什么新技术、对于电竞文化是如何解读和运用的、电竞衍生产品的宇宙如何搭建等等的问题。而对游戏特效有所涉猎的洪天阔,则经常会在看到电视剧中的爆破特效时,忍不住去想这是使用了哪个插件。

今年上半年,受到疫情的影响,中传没有组织学生返校,课程全部搬到线上进行。感觉在家工作效率太低,三月初,洪天阔一个人回到了学校,忙活毕业设计的事。

洪天阔的毕业设计是一款剧情向的解谜类游戏,作品制作用时一年。整个创作团队由5名同学组成,除了洪天阔,还有两位来自数字媒体技术(游戏设计技术方向)专业以及两位动画(游戏艺术方向)专业的同学。班里绝大多数同学都是像他一样,采取跨专业合作结组的形式完成毕业设计。

五月下旬毕设答辩后,洪天阔回到了河北老家,但他也没能就此闲下来。作为系里的应届生代表,他还要参与毕业季的组织活动。“因为今年是线上毕业的形式,所以会有很多物料的收集、整理和提交,比如毕业视频的后期剪辑,而且也要组织同学们配合毕业季的活动,大体上是在做这些工作。”

根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今年,全国毕业生规模和增量均创历史新高。加上疫情影响,今年被不少人称为“最难就业季”。洪天阔暂时还没有就业压力,他被保研到了本校广播电视(动漫创作与数字创意设计方向)专业。不过,在与身边同学的交流中,他也感受到了就业形势的严峻。

洪天阔透露,班里16名同学,选择工作和考研的比例大概是1比1。不少同学之所以继续深造,也是因为考虑到了今年整体上不太乐观的就业情况,难以找到心仪的工作。

按理说,对于未来,尹梓丰应该要轻松些,毕竟明年才毕业的他还有一年的缓冲时间。但他觉得,比起师哥洪天阔,现阶段的自己要更迷茫一些。“阔哥已经大概确定后面要干什么了,但是我们在这个节骨眼上,恰恰处于选择中心,就容易陷入迷茫和纠结。”消极的情绪堆积,一度令尹梓丰十分焦虑。

这节课叫游戏产业与游戏文化,授课老师是系主任张兆弓。这天,张老师请到的是一位来自索尼中国的高管。这位嘉宾介绍了自己从北大日语系毕业后,进入索尼,先后辗转北京、东京、上海等多个城市的经历。虽然是网课形式,但隔着屏幕,他依旧跟同学们分享了不少有意思的事情。

对方表示十分理解,坦承他在尹梓丰这个年纪时,有同样的情绪,对未来也没做好充分的规划。结合工作经历,嘉宾给了尹梓丰一些建议。

“他其实解答了我很多疑惑,也疏解了我的压力,包括前几期的嘉宾也是。”此前,像王者荣耀的美术总监、入行20多年的程序员等游戏和电竞行业的从业者,都曾出现在这堂课上。

虽然这节每周一次的课只上了一个月,但尹梓丰感慨收获颇丰:“几乎每位嘉宾都会被问到择业的问题,听到他们说也曾像我们一样,我就释然了,原来很优秀的人也会迷茫。可能人生多想一想也不是件坏事,我就先做好当下的事情,再努力往前走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